母親節憶母

(作者:費筱墨弟兄, 2021年5月)

1949年一個悶熱的傍晚,外面下著傾盆大 雨,我一個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聽着雨聲 發愁。愁什麼?當時身患粟粒性急性肺結 核絕症,過去患此病的無人能可以治癒, 我舅舅從西徳按時寄給她的醫學雜誌中知 悉國外有一種問世半年多的新藥鏈霉素(Streptomycin)可能對此症有效,但一個療程要打150瓶,是否一定有效無人 知道。但當時中國藥房尚未有出售,只有像上海這樣的大城市黑市有貨,但貨少 價貴,就是多買了也不敢都放置醫院,因有人要偷、要掉包,只能每天往醫院一 瓶一瓶的送,雨這麼大明天的藥怎麼送?半夜雨似乎停了,早上醒來只見陽光燦 爛得睜不開眼,這下子放心了。平時送藥的時間已過去半個小時,藥還未送 來,護士也來問過。又過了二十分鐘,我正感到焦急時,只見我母親推門而入 。我剛想埋怨,可一見她的形象我就呆住了。只見她上半身乾乾浄淨,下半身完 全濕透了,水還在往下滴。怎麼回事? 倒了嗎?原來昨天下了一天大雨,我們 家門口倒是乾乾浄淨,未想到轉了两個彎,來到直通醫院的岳陽路時才發現因下 水管道堵塞整個馬路漲滿過膝的大水。母親當時猶豫了一下,當時已五十多歲, 但救兒心切,就不顧一切,深一脚、淺一脚地在水中划行,平時二十分鐘的路程 走了近一個小時才走到醫院。媽媽啊,媽媽!過後多年雖有體會,但直到我母親 59歲因病去世,我才真正體會到我失去了什麼——偉大的母愛、一個最愛我肯為 我付出一切的母親。「樹欲静而風不止 子欲養而親不待 」,毎當想起此事,更 想到當醫生告訴她我患的是絕症、告知無藥可治、叫我回家休養(講白了就是等 死)的時候,她是什麼樣的心情。惟一可以告慰的是天父赐恩予我,接受了我們 的祈求,讓我在53年獲得痊癒得以工作。我相信只有這個喜訊能使她心中感到安 慰和感恩。但願如此!偉大的母愛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