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主後的感言見證

(作者:周恩群姊妹,2021年5月)

從很小的時候起, 我就是一個「有神論者」, 覺得冥冥之中定有神明在看顧着我們。這樣的認知與很多其他出生在中國的孩子不同, 因為學校的教育一直是科學唯物主義, 强調人是這個世界的主宰, 所有可知不可知的都可以用人的科學和智慧來解釋。但是這些説辭從未讓我信服, 我的很多疑問無法從“科學”中得到解答, 比如宇宙的起源, 人的同理心來自於哪裡, 我們的歸處又在何方?

在反覆尋找反覆推敲後, 我得出了一個勉强讓我信服的結論:多神論。是的, 我認為不同種族的人類有不同的不同的“守護神”,東方人有各種佛祖,西方人有耶和華。不同的“神”創造了不同的人類, 整個世界是由“眾神”一起合力創造的。只要相信某個或某些“神”,他或者他們就會保佑你。就像那些進入寺廟求神拜佛的善男信女, 他們通過一系列的求禱以達成某些心願。

然而在心靈的深處, 我隐約覺得有些地方仍舊不對勁。在這場“眾神”的狂歡中, 人還是占據了主導地位。人仿佛坐在主席台上, 看著諸位“神明”像模特走秀般的, 一一登場亮相, 挑選最符合自己口味的“神”,以自己的信任為籌碼,換來“神”的保佑和世俗的獎勵。這樣的模式不能給我带來任何歸屬感,如果這一切是人類作主導,那到底是“神”創造了人, 還是人創造了“神”呢? 這些疑問遲遲没有答案,而令我產生了不安和無助感。

在我來到美國之後, 身邊出現了以前從未遇到過的一群人“基督徒“。我清晰地記得我第一次参加Cell Group Bible Study時聽到的福音:

“人類, 作為神最喜愛的子女, 本來與主密不可分, 同住伊甸園。但由於人類企圖通過吃智慧樹的果子來取代神的地位, 自己掌控一切, 我們就有了罪, 與神隔絕了。“神愛世人, 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 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, 反得永生。”(約 3:16) 神是如此的愛我們, 以至於祂願意讓獨生愛子耶穌來到人世間, 用祂聖潔的生命來贖清我們罪的代價。祂用自己構築起連通神與我們的道路, 使我們能够到達父神那裡, 恢復與神的關係, 在祂的裡面獲得生命。”

聽完關於人類罪性的講解, 我完全震驚了, 因為徹底解釋了我心底長久以來的不安和無助感。原來我潛意識裏知道:人企圖主導一切、掌控一切是不對的, 也是不可能實現的。我們不認識主, 正如不承認我們的父母是父母一樣,這是從人類最早的祖先亞當、夏娃開始就流傳下來的原罪, 並且衍生出了更多的罪性和罪行。除此之外,我心中所有的疑問也有了答案, 耶和華是唯一的神, 創造萬物的神。不管是宇宙也好, 我們的同理心也好, 都只能歸為一位神—耶和華。

在更多的了解基督以及救恩後, 我進入了一段膠著的時間, 那段時間裡, 我空有這些知識, 却没有從根本上去信靠神, 將一切交托給神。在内心深處, 有一個頑固的自我、虚榮驕傲的自我, 她不斷告訴我: 你的親朋好友中没有一位是基督徒, 如果你成為了基督徒, 你將成為他們眼中的異類。

在信主之後的一段時間裡, 我有時會有疑問, 為何我信主的過程如此悄然無息, 水到渠成? 以至於我没感到人生有任何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直到有一天, 另一位主裡姊妹告訴我, 她一直以為我出生於基督徒家庭,因為我的名字中有一個“恩”字。我被一語點醒: 從我還没有出生, 神就已經在看顧著我, 一步一步引領我到祂的面前。我今日的一切都是天父的恩典啊! 從二十多年前, 主就指引我, 為回到祂的面前做準備 , 那麼水到渠成便是理所當然。

如此便能静下心來回顧我信主之後的生活, 原來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將我生命的主權交還給了神。在做許多事情之前, 我會向主禱告, 請求祂掌權, 祂的旨意能够實現。這是我未信主時完全不可想象的。事無大小, 我都心甘情願地呈現給神, 因為我知道祂一直與我同在;祂所喜悦於我們有好處的事情祂必成全。正如約翰福音16章24節:“向來你們没有奉我的名求什麼, 如今你們求, 就必得着, 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。又如以弗所書3章20節:“神能照着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, 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。”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