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事都有神的美意

(作者:費筱墨 弟兄 February 2020)

上一次我回上海時,在飛機上見到一些乘客白髪蒼蒼,看起來頂多八十幾歲,身邊都有親人陪伴照顧,而我已經九十歲了,卻是孤獨一人,有人問我:「您沒有家人陪嗎?」我答説:「沒有!」,又問説:「他們放心嗎?」我心裏想我應該告訴他們:「我有主耶穌陪。」我去了上海又平平安安的回來。在上海承蒙學生們的盛情接待,有如皇帝般的享受,我的任何行動,他們都很悉心扶持我,也很體貼、週到,照顧得無微不至。但今天我要講的重點是,為什麼我到了晚年主還是那樣恩待我。大家都知道我年輕時曾罹患過二次嚴重的肺病,尤其在第二次時幾乎喪命,感謝主醫治好我的病,而且給我一份很好的教書工作,讓我在反革命運動期間能平安渡過,沒有吃過一點苦。我常想當時我生肺病時,心裏真的很害怕,難道是主要我生病嗎。其實我在高中時,立志將來要讀醫學院,從未想過要當老師,但在高中時,當我讀了三年德文,僅差半年就要畢業,我突然得了肺病,醫生告訴我不適合學醫或學工程,我只好打消學醫唸頭,只好去唸商學院,出乎意料唸到大四又再得肺病,這次來勢兇兇,幾乎要我的命,我只好躺在床上兩年,藉著收音機的廣播學習俄語。我一直很疑惑,主是醫治的主,為什麼讓我生病,又無法讓我大學畢業,而且病又是那麼嚴重,如果我的病很輕,我可能會被派到東北工作,也就沒有機會成為俄語老師。其次我在反革命運動中沒有吃過任何苦頭,我在想主為何給我如此的安排,為了我,我不配,為了家人也不配,為了長輩或許可能,我突然想起,主要是為著我的大姨媽,她是主的僕人,名氣響亮的傳道人,為了主的福音吃了不少苦,她曾經告訴我:「我一生不向主求什麼,主都為我安排好。」在文革時,她雖然被軟禁在學院一年,但因為她有名,共產黨不敢對付她,在她晚年時,孤伶伶一個人,我就把她接到我家住,當時在上海准海路的家很寛敞舒適,一切都安頓好,就如她説的,主都為她安排好一切,假如當年我不生病,被派到東北去,我想我完了,我就沒有機會照顧我姨媽和打理長輩的事,因為我是我這一代留下來唯一的男人,我們家所有長輩的後事都由我辦理照料,所以這一切主的安排都不是偶然的,都有神的旨意。我從中學開始,主就一路引導我,看顧我,為我安排好一切,平平穩穩的過日子。所以説我生病乃是主的美意,是為了恩待我,我非常感謝主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